煤矿生活回忆系列---电影院

影视人气:加载中

对电影院的观感始终停留在五六岁的年纪。

那时煤矿红火,都有自己的电影院。高台阶,大门楼,朱红漆油的三扇对开大门,平时左右两扇门关得紧紧,只有重大活动才都打开。有电影时中间那扇门敞开,左右站着两个面容肃穆的收票人,他们从不抬头看人,只是重复一个字“票”,看电影的人乖乖把票递上,他们拿过撕去一边再递给你。进到里面是一个宽敞的中厅,再上三五个台阶就能进入电影大厅。三排四个过道,都是连在一起长条椅子,椅背上有号,对号入座。那时候看电影是大事情,人去得都早,条件好的准备些零嘴吃食,也就是苹果、酸梨、转转糖一类,条件再好的就去影院中厅的小卖部买些有包装的小食品和汽水,这样的人买了都高高举着,那样子很是豪气。

当时看着这样的人没有觉得他们臭屁,反倒很是羡慕,牢牢拽着大人的衣角眼睛却盯着人家手里的吃食。

前排胡同有户人家有四个姑娘一个儿子,男主人是井下工人,女主人经常干些琐碎零活贴补家用。其中有一项就是去矸子山拣筛选漏下来的煤块,一手挎筐,一手拿个用钢筋焊制的三齿耙。硕大的煤矸山,这些妇女爬上爬下不停地翻捡,夏天一身泥,冬天一身灰。筐拣满就佝偻着身子,慢慢从山上滑下来,顾不得灰头土脸倒在自己事先圈好的煤堆里,站直身子,左右看看别人的煤堆,一脸满足,接着投入下一筐的战斗。由于女主人五大三粗,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很是能打,每天不少拣,一个月下来卖煤所得,顶上当时普通工人的工资,甚至还高。也可能家里富裕,所以对儿子倍加宠溺,要啥给啥。此子念书头疼,但打架玩痞吹牛打屁却是高手。他是我在电影院眼神追踪的那类人。那个年代绝不能忽略年少稚童对食物的关注。此后我每次见到他,都会想到他在电影院高高举着的吃食。原谅我那么小就如此贪吃。随着我的长大,有几年看不见他,也不见人提起,后来听说他抢劫赶上严打被枪刑。并不是这类孩子最后的结果都不好,只是父母的引导对于孩子的成长太重要,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。父母的行为、话语、德操,都是影响孩子心湖小小的浪花,承载着改变孩子一生的神光。

与高门大户的电影院相比,卖票口就寒酸多了。卖票口和电影院隔着一条两米宽排污沟,是在排污沟和职工活动室之间搭的一个偏屋。高高的窗口,以我当时矮胖的身材,根本看不见里面什么样,出于严重的好奇心,我踩着石头踮起脚尖依旧不能如愿,没办法只能求助大人把我抱起,我终于看见里面的情景。屋里一张桌两个人,别无其它。这让我的好奇心很受打击,原来未知的世界也不一定充满神奇。

随着全息网络的推广,进电影院越来越少。平均不到一年一次。好友说《海王》超级好看,不看遗憾,禁不住诱惑,坐了一个小时车赶到火星湖。现在的电影院现代感十足,里面装修更加人性化,软包装,木地面,靠背软椅,舒适闲逸。海王不愧是影友评分极高电影,演员、场面、情节、后期都非常华美震撼,尤其是弘扬正能量让人觉得亲近。看完出来顺路走了一会我竟然忘了很多,不禁莞尔。小时候看的电影不管含情脉脉,还是张牙舞爪总能描述个七七八八,或许真的老了,再或许是对电影的好奇留在了那个好奇的年代。一边走,一边仰头望去,弯月悬空,几十年不变,此生也不会变了。

煤矿生活回忆系列---电影院

我在看世界,世界也在审视我


上一篇:孙俪邓超品质生活曝光 手上带大钻戒 住豪华别
下一篇:拍一部电影几十位演员助演,除了于谦一般人
文章打分:
评论加载中..

Copyright © 2015-2018 All Rights Reserved